這是我在上學期徵文比賽寫的文章,基本上寫的還算滿意,但結尾因時間關係,未經深思熟慮便草草下個結局,結果就是敗在結局不夠好,分享給各位看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月圓之夜。

 

滿月是他的行動記號,滿月照亮黑色夜空的第一夜,便是大盜韓森出手行搶的日子。

 

韓森為現今江湖最為出名的盜賊,在月光照射之下,他那兇神惡煞的真面目漸漸露出,留著一臉黑鬍,眼睛雖小,但看上去眼神總是如此的冷血陰險。

 

韓森站立於江北這個小鎮最巨大高聳的樹上,左肩上背著一個大布袋,低頭默默地盯著今晚的目標,那可媲美皇宮的豪華大宅,宅邸內頻頻傳來那富豪飲酒作樂帶有貪婪的笑聲,在江北這個小鎮上,多數居民皆以耕農為生,為了明日一大早還得起來耕田做工,各個早已進入夢境,鎮上僅僅只有那富豪的笑聲,若沒有這富豪的笑聲,說此小鎮毫無生氣也不為過。

 

韓森仔細地凝視豪宅的周遭,過了約半炷香時辰,韓森從大樹上一躍而下,落下時,身形有如羽毛般輕盈,可顯輕功不凡,能從高處落下,不感到任何疼痛,呼吸不亂,內功想必也不凡,韓森快步走向豪宅的圍牆,輕輕一跳,便躍了進去,成功潛入宅邸後,按照幾天前所收集的情報,直闖。

 

「來者何人?有何貴幹?」一名彪形大漢拿著單刀指向韓森的頭問道。

 

才踏入第一步,三名護衛便一齊拿刀把韓森團團包圍,韓森並不著急,臉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,韓森遲遲沒有說話,僅僅露出那詭異令人恐懼的微笑。

 

那三人看到,其中一人大聲罵道:「笑?笑什麼笑,他媽的兔崽子」話尚未說話,那人早已倒下,而另外兩人只看到伙伴倒下,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,表情也尚未做完,兩人緊跟著倒地不起,只見三人的臉漸漸發紫,顯然是中毒而死。

 

韓森行搶有一項堅持,凡是他搶過的屋宅,裡面的人一個也不能留,甚至連狗都得殺,以免往後仇人相識,必不是怕對方尋仇,僅僅是嫌麻煩。

 

「大爺,行行好,我給您磕三個響頭,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,不不不要」那一個時辰前,還在床上搞女人的富豪,此時卻倒在他剛玩弄的女人屍體旁求饒,富豪第一次面臨這生與死的生存恐懼,身體不斷顫抖。

 

「我要你的全部,你給的出來嗎?啊!我又來了!跟一個死人廢話這麼做什麼啊?」韓森喃喃自語的說,說完,右手無名指輕輕一彈,一根有如皮毛般的銀針刺向富豪,那富豪的臉色由紅潤轉為可怕的青紫色,隨即死去。

 

提著裝有滿滿金銀財寶的布袋,韓森緩緩的走出門外,正當他漫步於富豪那鮮血遍地的庭院中準備離去時,韓森耳裡似乎傳來微小的呼吸聲,似乎有兩三個人,也許一般人是聽不到的,但內力高強的韓森,兩三里的距離的聲音是勉強能聽到的,更何況在這寧靜的小鎮中,任何聲音都難逃他的耳朵。

 

附近的居民並沒有因剛剛的滅門事件而被干擾,仍是在夢境中享樂,誰叫富豪庭院太大,占地約六七里,聲音傳不出去,而這些呼吸聲會是誰傳來的呢?

 

韓森跟隨著微弱的呼吸聲,來到宅邸院子旁的一間小木屋,一腳踹開了木門,見屋內二男一女,那女子縮著身子,窩在木屋的小角落,身穿樸素,依穿著來看,應該是富豪家中的幫傭,年齡少說有四十,面相不差,但依舊難逃歲月的摧殘,而在牆角還有一名身穿金黃色長袍的少年,長袍不斷散發著有如金條的金色光芒,在黑夜中,有如夜明珠般亮眼,如此華麗的穿著,可想而知,一定是富豪之子,剩下的那名男子,則站在木屋正中央,手中拿著殺豬刀,身子不斷的顫抖,由手中兵器可得知,是名屠夫。

 

「他奶奶的,差點讓你們活命」韓森又暗暗罵道。

 

當韓森手指要彈下去的那剎那間,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屠夫把刀丟在一旁,跪下,而彈出去的細針正好被這莫名的巧合給閃避。

 

「我願做牛做馬,大俠請饒賤奴一命吧!」富豪之子邊哭邊說,而在旁的婦女與屠夫見少爺如此行徑,也急忙跟著附和。

 

這真是誘人的條件,有一個願意絕對服從你的人,甚至做牛做馬都行,即使是家中請來的幫傭都沒法子能讓他如此服從,這種權力簡直是皇帝級的,可是韓森似乎不缺奴隸。

 

韓森一直秉持殺光所有人的堅持,但碰到這麼有趣的事情,豈能放過呢。

 

韓森冷笑道:「可惜,我不缺奴才呢,想活命的話,可以,只要能完成我說的一件事,你做得到我便放你們走,如何?」

 

那婦女面露喜色急忙的說:「謝大人不殺之恩!敢問大人,是什麼樣的條件呢?」,身旁的屠夫與少年也紛紛點頭答應。

 

「好!那麼大爺我要說了,雜碎們聽清楚了!我這個人覺得仇人相認,容易惹出一堆無關緊要的麻煩,因此基本上是不留活口的,為了怕你們未來認出我來,首先你們得先挖掉雙眼,以免的冤家路窄,在砍掉雙手,避免用文字來形容我的長相,接著割掉舌頭,預防口無遮掩,把本人的相貌以言語傳了出去,最後再把雙耳也割了,萬一有人問你,一不小心問出個頭緒,你們也可以點頭搖頭做回應,以上這幾點做得到便放你們走,老子以寬宏大量了」說完,從袖中取出那私藏的鋒利小刀,丟在地上,供三人完成條件。

 

那屠夫聽完,站了起來,往韓森的臉上吐了一口痰,大聲罵道:「我呸!這豈不是要我們當一輩子的廢人,你這」話還沒說完,男子的頭顱早已落地,而韓森手上握著那把才剛被他丟至地上的鋒利小刀,此時的小刀,刀鋒上皆是那屠夫不要命的鮮血,彎腰,拾刀,砍頭,三個動作,有如閃電般迅速,連身旁之人都沒法看清全程。

 

「接下來,你呢?決定是」韓森接著問,並再度把刀丟至地板上。

 

少年目睹屠夫之死,心中那渺小的逃跑希望便隨即破滅,他知道,若想出木屋,只有兩條路,其一是變成屍體,等待好心人將自己拖出去,其二則是成廢人走出去,生活一向驕奢淫逸的少年,可能萬萬沒想過,這種生死抉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

「唉!今日若無此事,明年就是我的二八之年了,靠著父親的金銀財寶,在朝廷取得一官半職,取幾個漂亮妻子,生十幾個孩子,而後,退休,死去後,舉辦一場盛大的喪禮,唉!只可惜由不得我」少年心中想著想著,緩緩上前,撿起地板上那害人無數的鋒利小刀。

 

少年將小刀雙手奉上給韓森,接著說道:「大俠,麻煩您了,小的將雙手割去後,沒法自殘其他部位,請大俠幫忙。」

 

「嗯!」韓森回,接過小刀後,一刀,在一刀,接著一刀,少年的雙手、雙眼、雙耳、舌頭依序隨著鮮血的噴出,一個接著一個的落下,在旁的婦女嚇的緊閉雙眼。

 

處理完後,韓森相當有誠意的以雙手扶著少年走出門外,拍拍少年的肩膀,依先前承諾,便放他走了。

 

「夫人,您呢?」

<全文終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en 的頭像
Ken

Lob City~!

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utelover
  • 啊...?
    這結局...
    是要觀眾自己演那婦女嗎?
    好吧...
    『 那我獻身好了... 』
  • 但其實結局可以在交代清楚一點
    譬如說
    屋內只留下衣服破爛不堪的婦女屍體...
    像這樣結尾的可能會比較好

    Ken 於 2009/08/22 10:02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